熱搜: 青春 學霸 愛情 時光

登錄

用戶名:


密碼:

記住我

快速登錄

第六十八章:巡幸

作者:任瑾發布時間:2019-06-23 05:58 2113字

漸漸的,宜妃、德妃和勤貴人,在菜園住了幾日。

突然有一天,德妃和勤貴人正在菜園子里鋤草,突然聽到遠處傳出一陣馬蹄聲。

等到馬蹄聲靠近之后,德妃和勤貴人仔細看時,馬背上的人群正是太子與其他皇子,還有各路王爺家的王子。

勤貴人突然問道:“這又是要去哪兒。可能又是要去巡幸塞外了。巡幸塞外,每年幾乎都會去一兩次。”

德妃看了看,回道:“看樣子不太像是去塞外,倒像是去畿甸方向。這一次帶頭的也是胤褆和胤礽,其中也有禛兒、胤禟和胤祥,好像胤禩也在。”

勤貴人又說道:“娘娘,后面好像還有裕親王家的三世子保泰和恭親王家的三世子海善,皇子們成天和這兩個小王爺混在一起,到底會不會學壞。”

德妃說道:“不會吧!皇子們都二十幾歲了,應該不會。”

頓時,馬蹄聲瞬間一晃而過,逐漸遠去。

胤褆胤礽等出了幾里路程,空中突然下起了下雨,胤礽的坐騎似乎要比其他皇子的快一些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前方突然出現一兩馬車,直向胤礽奔來,等到胤礽發現的時候,想躲閃已經來不及了,于是就將坐騎急時剎了下來,結果連人帶馬的摔在地上。

馬車上的人并沒有停下來,而是直接離開了。

等到眾皇子趕上時,胤礽已經躺在地上爬不起來,其他人想去追回那輛馬車,似乎也追不上了。

胤禛、胤祥和其他王子見胤礽摔在地上,連忙跳下馬背,跑了過來,邊跑邊喊: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
然而胤褆、胤禩、胤禟幾人,卻無動于衷,甚至置之不理。

恭親王的三世子愛新覺羅—海善回頭望著已經遠去的馬車,大聲罵道:“好你個狗娘養的,你瞎眼了,太子殿下都不認識。就直接跑了,不怕滅你九族嗎?”

胤禛胤祥和其他小王爺圍在胤礽身邊,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胤礽的膝蓋已經被擦破了一大塊,鮮血淋漓,胤礽不停的喊道:“腿,腿,本宮的腿不行了。”

胤禛大聲說道:“誰趕緊回去傳太醫。”

隨行的盧成易大聲回道:“微臣去。”

盧成易回了胤禛,就立刻跳上馬背,快速而去。

此時,不遠處的胤褆、胤禩和胤禟,正在議論紛紛,胤禟開口說道:“以胤礽的那個暴脾氣,只怕馬車里的那個人要倒霉了。”

胤禩回道:“可不是嘛!這些年來,胤礽越來越變得驕縱蠻橫,有時候就連大哥都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胤禟又說道:“他那個脾氣,就算現在斗不過你,他會把此事記在心里,等到將來有抵抗能力了,一定會置你于死地,記仇心甚強。”

胤禩又說道:“記得以前大哥說過,六七歲的時候,大哥將他揍了一頓,到現在都還沒有忘記。”

胤褆看了看二人,微微一笑,說道:“走了,回去了,此地不是我們該留的地方,看來今日這畿甸,是沒法去了。”

胤褆說著,與胤禩、胤禟二人縱身跳上馬背,離開此地。

回到皇宮之后,太醫將胤礽腿上的傷用藥水清洗干凈,然后再包扎起來。

太醫剛走,胤礽就立刻對旁邊的海善和保泰說道:“你們給本宮好好的查一查,今日害本宮摔傷的到底是何人,查到之后,重重有賞。”

保泰和海善分別回道:“小王一定會盡力,哪怕是追查到天涯海角,也要給皇兄將此人捉出來。”

愛新覺羅—保泰和海善兩位王子親自出動,很快就追查到胤礽所要找的人。

幾日之后,兩位小王爺來到東宮,回稟胤礽說道:“殿下,小王二人已經將您所要的人查到了。”

胤礽一聽,連忙說道:“快說,是何方人士。”

愛新覺羅—海善回道:“是浙江諸暨人士,是一名三十左右的男子,到京城來走親的。”

胤礽說道:“有沒有查到,他的祖上和父輩是何官職。”

愛新覺羅—海善回道:“無官職。”

胤礽說道:“好,甚好,本宮獎勵你們二人,各自黃金二十兩。”

幾個月之后,胤礽腿上的傷好得快差不多了,他便將愛新覺羅—海善、保泰二人召來東宮。

海善二人也知道胤礽的用意,保泰就先開口說道:“皇兄打算如何處置害得您摔傷的那個人。”

胤礽想了想,猶豫了半天,回道:“你們派人前往浙江諸暨,給本宮好好查查,他家里面都有些什么人。”

愛新覺羅—保泰回道:“難道殿下真要滅他九族?”

胤礽回道:“害得本宮摔傷,本宮不只是滅他九族那么簡單,本宮要讓他的家人比高士奇一家更慘。”

保泰和海善一聽,海善立刻回道:“殿下,已經查過了。”

海善說著,又對著胤礽的耳邊嘀嘀咕咕的補充了一些。

胤礽聽完之后,說道:“你們二人看著辦。這叫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斬草除根。”

海善應聲回道:“好嘞!小王一定會讓他知道,什么叫冒犯太子殿下的下場。走,派人去諸暨。”

海善和保泰二人離開東宮,就派人連夜前往浙江諸暨。

沒過多少日子,愛新覺羅—海善和保泰便來東宮稟報,保泰說道:“皇兄,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辦妥了。比滅九族還爽快,派去的人將他的族人,男的五馬分尸,然后投河喂魚。女的先污后殺,一個不留。”

胤礽一聽,連聲說道:“好,做得好,本宮再賞。”

片刻之后,胤礽再次說道:“你們覺得,本宮是不是做得有些過了。”

保泰和海善一聽,分別回道:“沒過,太子殿下做得一點也沒過。”

“若是當初他不跑,下來就算是不給本宮賠不是,那怕是說句好話,本宮也不是個不講道理的人,更不至于做得這么絕,這都是他咎由自取。”

海善說道:“太子殿下,此人的九族這次也算夠慘的了。”

胤礽哼了一聲,說道:“現在他也知道慘了,當初他逃走的同時,怎么不想一想本宮躺在地上是什么樣的感受。吩咐下去,但凡參與行動之人,本宮通通有賞。”

胤礽說完,便讓身后的宮人將銀兩從寢宮里抬出來,又讓海善、保泰二人帶著回去,分給其他的人。

  • 舉報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舉報不良信息X
舉報類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廣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動
  • 惡意造謠
  • 其他內容
補充說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