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搜: 青春 學霸 愛情 時光

登錄

用戶名:


密碼:

記住我

快速登錄

第八十八章:離世

作者:任瑾發布時間:2019-11-16 21:46 3201字

大雨一直下個不停,風雨交加。皇貴妃眼看開始搖搖欲墜起來,緊接著就突然倒在了雨水之中。

眾人看在眼里,都被驚住了。仁憲太后也被驚到了,不等端順和寧愨發話,急忙道:

“來人,先把皇貴妃抬回承乾宮。”

幾名侍衛抬著軟轎匆匆趕了過來,眾宮人將皇貴妃七手八腳抱上軟轎,快速地抬去承乾宮。

僖嬪向仁憲太后請命之后,也跟著一道過去。

淑惠太妃也開始有些后怕,趕緊吩咐身邊的人:“去,讓宮中最好的太醫過去診治,務必要將皇貴妃治好。”

寧愨太妃也不放心,正準備和端順太妃冒雨過去探望佟皇貴妃,冷不丁聽淑惠太妃如此說,不禁冷哼道:

“這個時候才知道傳最好的太醫,又有何用!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。”

淑惠太妃卻強辯道:“犯下錯誤,就得受到懲罰,這是宮里的規矩,也是大清朝的規矩。我宣太醫,是出于好心,難道我還有錯了!”

“貓哭耗子假慈悲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皇貴妃原本身體就不好,加上長時間的淋雨,自這之后,就一病不起了。

皇貴妃常臥病榻,德妃很想去承乾宮看望她,可每次都被拒之門外。

德妃也曾試圖著,想把胤禛接回永和宮居住,更是被承乾宮的人冷眼相待。

這日,德妃又一次去承乾宮探望,可惜依舊空手而歸。

回去的路上,恰巧碰到敏嬪和平貴人。

二人見到德妃,平貴人先開口問道:“你這是去哪兒了,方才我和敏嬪姐姐去你宮里,見你不在。”

德妃有些無精打采的回道:“佟佳氏如今有病在身,我想將禛兒接回來照顧一段時間。可我過去之后,承乾宮的宮人還是和往常一樣,不讓進去。”

敏嬪說道:“那肯定是不會讓你進去的!她把孩子養了這么大,就怕你接走了之后,不給她還回來。”

平貴人自是點頭,不過還是安慰德妃道:“你不要擔心了,胤禛怎么說都是你的孩子,早晚有一天,他會認你這個額娘的。”

德妃苦笑著點點頭,“但愿吧……”

幾日之后,榮妃來到惠妃的宮中,見到惠妃的腳傷稍有好轉,就對惠妃說道:

“皇貴妃娘娘被太后處罰,淋了幾個時辰的雨,你要是能走動了,就去看看她吧!”

惠妃在后面插了皇貴妃一刀,如何敢去見佟佳氏,于是推脫道:

“我現在連路都還走不了,怎么去看她。我扭傷腳這些日子,她都沒有來看過我。”

任是榮妃這種溫軟的人,都被她給氣笑了。

“你是真不知道,還是不想去見她!就從那日太后召見嬪妃開始,你把整個爛攤子扔給了她,你知道這幾日里,她的處境有多艱難嗎?”

惠妃也不是好相與的人,狡辯道:“你說得真好笑,我把爛攤子扔給她,我的腳傷還在腫著,你不妨走近點仔細瞧瞧。”

榮妃氣急,卻無力反駁,“不看也罷!”

惠妃冷笑著說道:“那當然了,她是皇貴妃,而我只是妃位,那值得你來看我!”

榮妃沒有想到,惠妃居然如此曲解自己的意思。明明是她的錯,卻全部推到了別人身上。不禁有些失望的說道:

“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前些日子,皇貴妃娘娘說近年來你變了,我還不相信。今日一見,果真如此!”

惠妃不看榮妃,幽幽說道:“人都是會變的,不是嗎?”

“可你也不該恩將仇報,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皇貴妃娘娘身上。你知不知道,進宮這么多年來,倘若沒有她,你和我怎能從一個小小的答應,榮升到妃位。”

“凡是進入后宮的女子,榮升都是早晚的事,總有一天也能榮升為妃的。”

“你說得倒是輕巧,記得你第一次侍寢的時候,皇上都不待見你。后來是娘娘勸說皇上,皇上才時不時來你宮里的。”

榮妃說到這里,也不想再多說什么了,“好了,多的我也不想說。我今日過來,只想告訴你,做人不要太忘恩負義,也不要奢求的太多。否則摔下來,會很慘。話盡于此,你多保重。”

榮妃對惠妃說了這番話后,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惠妃的宮中。

不出幾日,玄燁微服私訪回來,見到皇貴妃一病不起,就立刻問道:

“朕離開紫禁城的時候,還好端端的,怎么朕一回來,你就病成這樣了。”

佟佳氏搖搖頭,望著玄燁回道:“皇上,臣妾這是小病,并無大礙。”

玄燁卻蹙著眉頭,擔心道:“都已經病成這樣了,還是小病。傳太醫了沒有?”

站在一邊的榮妃和僖嬪連忙回道:“已經傳過了。”

皇貴妃不讓人將此事告訴玄燁,所以玄燁并不知道皇貴妃真正生病的原因。

太后眼見佟皇貴妃病入膏肓,也不愿多生事端。

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皇貴妃的病已經越來越重。這日,德妃來到乾清宮,向玄燁道明:

“皇上,皇貴妃這病需要靜養,但胤禛還太小,未免胤禛吵著皇貴妃,讓皇貴妃操心。臣妾懇請皇上,讓臣妾將胤禛接到身邊照顧,等皇貴妃娘娘病好了,再送回去。”

玄燁想都沒想,就直接對德妃說:

“愛妃想的不錯,現在皇貴妃臥病在床,確實沒有精力去照顧孩子,你自去便是。”

德妃卻為難的說道:“可是皇上,承乾宮里的宮人不讓臣妾進去,臣妾如何能接孩子。”

玄燁頓了頓,接著說道:“等過一會兒,朕派人去跟他們說一聲。”

德妃喜不自禁,“多謝皇上。”

德妃告退玄燁后,就急急忙忙去了承乾宮,果然一過去承乾宮,宮人們也沒有攔她,還把她帶到了胤禛的寢宮。

可是,胤禛并不想跟德妃走,德妃連哄帶騙折騰了半天,胤禛都不理,最后還跑到皇貴妃的病床,緊緊抓著被子不肯松手。

德妃看得淚水漣漣,拗不過胤禛,只得轉身默默離開了承乾宮。

德妃失魂落魄的走在回永和宮的路上,突然天空劃過一片閃電,接著就響起了一陣雷聲,雨點如刀子一樣落了下來。

“這是我的孩子嗎?這是那個我懷胎十月,生下來的孩子嗎?為什么現在連話,也不愿意和我說一句了。”

德妃邁著沉重的步子,在連綿的瓢潑大雨,傷心的喃喃自語著,身上的衣服連里衣都浸濕了。

“娘娘,天上下這么大的雨,娘娘您為何不找個地方避一避。”

韻合從遠處匆匆的趕了過來,將手里的雨裳穿在了德妃身上,又將雨傘盡力往德妃的方向傾斜。

一回到永和宮,韻合連忙替德妃換下身上已經淋濕了的衣服,接著又讓春花和秋月煮了姜湯,并讓小樁子請了太醫。

等到德妃喝了姜湯,給太醫看過了,才服侍著德妃休息了。

德妃一連幾天都悶悶不樂的,也不再往承乾宮跑了。

而這幾天,玄燁卻時常往承乾宮跑,還召集了太醫給皇貴妃會診。即使這樣,佟皇貴妃的身體也一天天衰敗下來,眼看就不行了。

這天,昏迷了許久的佟皇貴妃微微睜開了眼睛,在旁邊服侍的琉汐見了,馬上欣喜地對坐在書桌旁看奏折的皇上說道:

“皇上,娘娘醒了!”

“快傳太醫!”玄燁大喜,一邊喊著,一邊匆匆走到佟佳氏床前,將她緊緊摟在懷里,傷心的說道:

“綿兒,你不能離開朕,也不要扔下禛兒,朕要讓天下人都知道,朕要立你為皇后!”

皇貴妃握著皇上的手,輕輕地說道:

“皇上,臣妾并沒有什么奢求,只希望臣妾走了之后,您要好好的照顧禛兒,臣妾實在是對不起他。”

胤禛也緊緊的抓住皇貴妃的手,傷心的哭著,喊道:“額娘……”

皇貴妃費力地抬起手,扶摸著他的頭,說道:

“額娘自己沒用,聽信賤人的讒言,差點害了你,額娘真對不住你,實在不是個好額娘。”

胤禛雖然小,但卻非常聰明,這些日子以來的變故,和宮中之人對他態度的變化,都讓小小年紀的他,體會到了什么是世態炎涼。

同時,他也明白了佟額娘對他的疼愛,是多么的可貴。

他知道佟額娘的病恐怕是好不了了,也許以后,自己再也見不到佟額娘了。

等到佟皇貴妃說出這樣一番話時,胤禛再也忍不住了,撲在佟佳氏身上,就嚎啕大哭起來。

這哭聲也讓玄燁心酸起來,也不由得想起,在仁壽宮第一次見到佟合綿,玉雪可愛的小姑娘,甜甜地看著自己的樣子。

半個時辰后,玄燁站起身,大聲說道:“梁九功聽令。”

梁九功一聽到玄燁叫他,連忙走上前來,恭敬回道:“奴才在。”

“馬上去宣旨,朕要頒詔天下,冊立皇貴妃為皇后。”

梁九功跪到地上,伸手接過圣旨后,就拿著圣旨,站在了承乾宮的門外,放聲喊道:

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從即日起,冊立佟佳氏皇貴妃為皇后,欽此。”

圣旨一出,立刻就傳遍了整個皇宮,很快也傳遍了京城。

到了第二天一大早,榮妃和僖嬪,都來到承乾宮,為新皇后換上朝服,戴上六冠皇后帽。

此時此刻的佟佳氏,終于榮升皇后,明黃色的朝服穿在身上,使得整個人都光鮮亮麗了起來。

可是自從昨天蘇醒過來,同皇上和胤禛說完幾句話后,佟皇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了。

又一日,新封的大清國皇后,佟佳氏佟合綿風光地離開了人世,享年三十五歲,冊謚號為孝懿皇后。

  • 舉報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舉報不良信息X
舉報類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廣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動
  • 惡意造謠
  • 其他內容
補充說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