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搜: 青春 學霸 愛情 時光

登錄

用戶名:


密碼:

記住我

快速登錄

第十章 拒絕世子

作者:玉欲發布時間:2018-08-23 14:36 3029字

第十章 拒絕世子

待王妃走后,慕容謹言剛剛那嬉皮笑臉的姿態就收了起來,轉而是一臉陰沉,他不明白為何突然間他母妃會如此逼迫自己。

看著手中的圖畫,慕容謹言恨不得將其給撕了,但想到他母妃,卻又忍了下來。

午后,幾名打掃花園的丫鬟一邊掃著地,時不時的還抬頭與旁邊人聊幾句最近府中發生的事。

一名丫頭歪頭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后,就移到另外幾人旁邊,擠眉弄眼地說著她新打聽來的消息,“聽說了嗎,王妃正在為世子尋婚事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聽到這樣重大的消息,幾名丫鬟地也不掃了,撐著掃帚開始閑聊。

“我有個想好在世子書房當差,他親耳聽到王妃去書房給世子說的,還拿了好多美女的畫像,讓世子……”這丫鬟在炫耀著自己的消息來源廣泛,看著眾人佩服的神色很是得意,但她還未得意完,就被身后的聲音給嚇得僵硬了。

“你說什么?再說一遍!”那丫鬟說的話一字不漏的被陸語嫣聽到,陸語嫣不可置信的想確認是她聽錯了。

幾名丫鬟被突如其來的表小姐嚇到,除了那個說這事的丫鬟,其他的的人給陸語嫣行了個禮后,都裝作沒事人一般,拿著掃帚裝模作樣的掃地,只不過那豎著的耳朵出賣了她們的好奇心。

陸語嫣此時也沒心情管這一群掃地丫鬟是不是在看自己笑話,她此時只想知道那丫鬟說的是不是真的。

那丫鬟被嚇得不敢開口,陸語嫣身邊的青環上前就是一巴掌,“表小姐問你話呢!”

被打了一巴掌的丫鬟委屈的撇著嘴,低著頭,似是有點不情愿的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。

“王妃在給世子尋世子妃,昨日拿了好些小姐的畫像去世子的書……”誰知道,她話還沒有說完,陸語嫣就一巴掌甩在她臉上。

“誰教你在此處打胡亂說的!”其實,她心底已經信了,但是卻又不愿意相信,她愛的是世子,一心想嫁她卻得這么個下場。

“奴婢說的話都是事實,表小姐若是不信,派人去書房打聽便知!”這掃地的丫鬟被打了兩耳光,有些氣,想到陸語嫣如今的尷尬地位,直接氣沖沖的就吼了出來。

她卻沒有想過,陸語嫣如今地位是很尷尬,可是她仍是主子,不日還要入宮選秀的,其他丫鬟聽到這丫鬟沖動的一聲,都離她更遠了,把頭低得低低的。

陸語嫣被這么一吼,要換作以前肯定當場就要收拾這丫鬟了,只是如今她滿心的世子,也顧不得她,轉而真的去書房處打聽去了。

經過這一鬧騰,眾人終于肯定這表小姐是真的對世子情根深中,只不過貌似王妃看不上她。

這事也被眾人當做笑話一般。

那日之后,謹言世子要物色世子妃的事情瞬間傳遍整個皇城。

而世子心中早已有心儀之人,忍了好幾天,索性就不忍了,直接前去了康怡院。

“小姐,世子來了。”

荷語前去通報的時候,蕭千歌正在院內作畫。

前世,她琴棋書畫都學過,就連茶藝也有涉及,她母親出自書香世家,對她的要求也比其他的貴女要高。

只不過這些東西,在她成為皇后那天,再也沒有那閑情逸致去弄了。

如今重生在此處,仿佛一切都在夢中一般。

這幾日她都過得十分悠閑,再過幾日便要入宮了,雖以決定好以后要做什么,但難免會發生意外。

想到皇宮中的那人,她不禁陷入了無限的夢魘之中,苦不堪言,好在荷語一句是“世子來了”把她從夢魘中拉了出來。

握緊了畫筆,心下暗惱,那人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啊……她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釋然。

慕容謹言進了院子后,抬頭看向剛剛放下筆的蕭千歌。

蕭千歌見了世子,淡淡一笑,那笑容中包含了許多慕容謹言看不懂的東西,但他卻知道那之中一定有疏離。

背光的蕭千歌看著有些神圣,越發的虛無縹緲,離他越來越遠。

一陣安靜,被蕭千歌打破,“世子怎會有時間來我這兒?”說完,隨意的坐在石凳上,看向一旁的荷語,“荷語,上茶。”

荷語聞言,立刻拿了石桌上已經放涼了的茶,拿著茶壺去了側屋添茶。

世子來了,不用說,拿出的自然是是上等的茶葉。

“怎么,無事便不能來你這兒?”世子也坐了下來,坐在了蕭千歌的對面。

“不知世子聽過一句話沒有。”蕭千歌不想再與慕容謹言繞圈子,打算直話直說。

她早就覺得這蕭千歌與世子的關系不簡單,但卻一直無從回憶起過往。

“什么?”

慕容謹言看著蕭千歌,見她不在想那日一樣躲避自己的目光,心下有些高興。

雖說蕭千歌的家事也不好,但是她已故的母親與她母妃是熟識,而且她母妃也喜歡蕭千歌,只要蕭千歌有意,說不定他們兩人的事能成。

“這句話便是:無事不登三寶殿。世子有話就直說吧,此處暫時無人,荷語那丫頭我也支開了,若是待她回來,聽了不該聽的……”說到此處,蕭千歌不禁抿嘴一笑,“世子也知道,我身邊這丫頭嘴巴一向不嚴,指不定何時就說了出去。”

聽到蕭千歌這話,世子也不再繞圈子了,“最近府中盛傳那陸表妹仰慕我,我母妃也因此要給我娶妻,不知你怎么看這事?”

“這是好事啊,世子生得天人之姿,為人又正派,身份還尊貴,是人都會貼上來吧。”蕭千歌緩緩到來,語氣淡淡的,絲毫沒有恭維的意思,仿佛只是在平訴一件很普通的事一般,沒有一點波動。

慕容謹言聽到蕭千歌對他的評價后,仿佛是蕭千歌的錯覺一般,她居然看到慕容謹言的眸子亮了一下。

他脫口而出:“這些人之中也包括了你么?”

蕭千歌淺笑的搖頭,“我亦是配不上世子的,世子身份尊貴,不是我能肖想的。”

因不認同蕭千歌的話,慕容謹言激動的站了起來,雙手掌心撐在石桌上,低頭,俯視蕭千歌。

“若是因為近期發生的事,而讓你產生了這些想法,那我是斷然不認同的……”語氣嚴肅又認真,可是在蕭千歌眼中卻有些變味,她前世的心境,再到現在,看慕容謹言不知為何總有種看晚輩的感覺。

看著如此嚴肅又認真的慕容謹言,蕭千歌竟覺得他有些可愛,但也僅僅是現在長輩角度評價的。

她的目光仍是淡淡的,嘴角卻露出了淺笑。

這下卻讓慕容謹言看呆了,仿佛魔障了一般,“千歌,我娶你可好?”

蕭千歌搖頭,并且把慕容謹言用眼神示意慕容謹言坐下。慕容謹言看懂蕭千歌的意思,隨后便坐下了。

但卻沒有聽到蕭千歌答應,反而看到她搖頭,他有些頭疼,他以為蕭千歌是因為他母妃對陸語嫣的態度讓她打了退堂鼓。

“你不要擔心我母妃那邊,這些我都會解決的,你可愿嫁我?”

若是換作原身的蕭千歌,恐怕此時會很高興的應了吧,就算應了,這不平等的家世,在時候終究會成為他們感情的隔閡。

她不是蕭千歌,她也不會走到那一步,更不會答應。不知為何當她想拒絕的念頭剛剛升起,心口處就澀澀的疼,這也許是原身殘留的意識吧,這一刻她突然就明白了真正的蕭千歌與這慕容謹言的關系。

“你是世子,而我不過是一個父母雙亡的孤女,實屬配不上世子,千歌多謝世子厚愛。”蕭千歌說完,還起身給慕容謹言行了一個規規矩矩的禮。

“你……”慕容謹言抬頭仔仔細細的將蕭千歌的臉看了又看,似乎是想從她臉上看出她是被迫的,是故意如此說的,然而他失望了,蕭千歌臉上依舊保持著禮貌又疏遠的淺笑。

遠到他……遙不可及。

最終他還是敗下陣來,拂袖而去。

只是他永遠不知道,他曾經愛過的女子,已經葬送在水下。

剛剛燒開水,泡好茶的荷語,端茶而來,見到的就是世子拂袖而去的背影。

放下茶壺,為她小姐沏上一杯茶,疑惑地問:“小姐,你惹到世子了嗎?為什么……”

“無事。”說罷,端起荷語沏的茶,吹了吹,呷了一口,看了一眼荷語。

“小姐,我這茶泡的如何啊?我可是聽你的話先泡一次,撈出再泡的第二次。”荷語一臉期待,兩眼發光地看著蕭千歌,一臉求表揚的模樣。

不過下一秒她便失望了,因為她見到她家小姐搖頭了。

“還是濃了,你第一次恐怕只是過了一遍吧,其實這茶,最好喝的是用泡過兩次的茶葉泡出來的最純香……”說到茶,蕭千歌越說越多。

只聽得荷語一聲嘟囔:“喝來喝去不都是一個味么。”

蕭千歌一陣好笑,放下茶杯,站起來,順手彈了下荷語的額頭:“你啊,怎么凈說一些歪理。”

捂住被彈痛了的額頭,“本來就是嘛……”

  • 舉報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舉報不良信息X
舉報類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廣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動
  • 惡意造謠
  • 其他內容
補充說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