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搜: 青春 學霸 愛情 時光

登錄

用戶名:


密碼:

記住我

快速登錄

第二十九章 五雷傳

作者:龍爺發布時間:2019-06-22 18:04 3016字

當天下午,我就跟著師父一起離開,我們先是去告別了校長,說好學校情況已經得到了解決,校長更是開心,給我們塞了一大把鈔票,最后又硬是給了幾盒子好煙,這才讓我們離開。

不過出去之后,情況可就沒有那么好了,等到從學校宿舍搬出去,就意味著我們得回到之前的小賓館里去住。

其實我不是不愿意,但畢竟有好的地方,再回去的話,就總覺得難受了些。

“接下來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啊。”師父想了想,無奈的嘆氣。

“比如說?”我不太明白師父的意思。

“小子,這次你也看到了,我們會遇到很多危險,有時候,根本來不及應對,所以……”

“我就先教給你一個護身的東西,不用讓你每次遇到困難,都去翻那本書,我說過了,那本書雖然很好,卻也會帶來厄運。”師父從背包里找出一疊黃色的符紙扔給了我。

我們剛到之前住的賓館,看到他這模樣,我也來不及收拾,還好有小白去幫我收拾房間,我索性就坐下來,在師父的屋子里繼續學習。

“首先,你也看到我今天的狀態了吧?駕馭雷電之力,是道家基礎符箓中的一種,稱之為雷引符,一共分為五種,五雷符,分別是天雷,地雷,滾雷,火雷,陰雷。”

師父說起這些話來,竟然還頭頭是道。

“一般來說,我們都只會選取其中一種去學,你看看對什么有興趣?”

“我……還真弄不清楚。”我撓撓頭,心說你光說個名字,我能夠搞清楚什么?

這種道理,就跟給你一連串名字,讓你看名字選女人是一樣的吧?

“小子,其實我看你的命理,應該更適合陰雷,這樣,我便給你這道吧。”師父看到我沒反應,自己想了想,就做好了主張。

“陰雷的強大之處,在于可以對陰魂造成傷害,無形之雷,使用符箓就可以召喚而出,但缺點也很明顯,因為是無形之雷,所以只對靈魂有作用,是傷害不到實質物體的。”師父在草紙上隨手一劃,就出現了一個連貫的符號。

而我要做的,就是記住這個符號,然后用符紙持之以恒的去修煉,等到熟悉了,就可以使用出陰雷來。

當然,這也是自保手段的一種,有了這些戰斗能力,我就不用每次遇到危險,都第一個去翻黃皮書了吧?

“還有個事情,接下來,我們不能休息,得去一個地方,我一個老友說……他們醫院出了點事,要我們去看看。”師父打了個哈欠。

“醫院?”我心說這還真是無縫銜接啊,先是學校,又是醫院,這種容易出事的地方,全部都被我們給攤上了。

但既然是師父說了, 我也不會反對,直接點點頭,就表達了同意。

“這次去醫院,我們要低調一些,所以,得用病人的身份入住。”師父沖著我嘿嘿一笑。

這家伙……果然沒有好主意啊。

等等,他說的扮演病人,意思不會是……

我一抬頭,就對上了師父那笑瞇瞇的眼神。

這家伙還真是……

第二天的一大早,我們根據師父的意思,就如約去了醫院,但不同于以往,這一次去,是光明正大住進去的。

師父先是帶著我,隨便做了一份病例,然后理所應當的找了個病房,安排我住下,小白和師父則是守候在我身邊,作為親屬陪床。

這么一來倒好,他們可以直接進來,我還要去接受各種各樣的體檢了。

“放心吧,住院的一切費用,都有人報銷。”師父趴在我耳邊低語。

我躺在潔白的床單上,住的是一間通用的病房,一共六個人,拉上窗簾之后,也是互不干涉。

我白了師父一眼,這可不是花不花錢的事了吧?

如果每天都可以住在這里固然是好,可事實上,住在這里的代價,就是得每天做各種各樣的檢查,還得抽血化驗。

我可是很反感抽血的啊……

“好啦,就委屈一下。”小白對醫院的環境很新奇,摸了摸我的額頭,示意我稍微淡定下。

“這地方……可不是什么好地方,而且,我們得想辦法行動了吧?我們到底要干什么?”我忍不住看向了師父。

“很簡單,等待。”師父則是不慌不忙,從旁邊自己倒了杯水來喝。

“能不能給我也倒點?”我忽然覺得口渴。

“你又不是真的病人,自己下來倒!”師父頓時大罵出聲。

過了很久,我才終于知道,原來這次醫院之行,我們所做的,更多都是保障和體驗。

之前有人說過,醫院晚上經常出現奇怪現象,為了弄清楚這些,也付出了足夠的人力物力,可還是遠遠不夠。

因此,醫院的副院長想到了師父,就去專程拜訪,花了好多禮物才請著師父來看看。

師父做的決定,就是為了調查清楚醫院的一切,我們要換個方式入手,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我假裝病人,這么一來,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打入醫院,和患者在一個起跑線上,大家互相之間的戒備也會小很多,更容易弄清楚很多事。

對師父的想法,我也無言形容了,只好聳聳肩膀表示同意,只是這么一來,肯定得好好委屈我自己一番。

說實在是,醫院也不是什么壞地方,起碼還有漂亮的護士,以及那些板著臉的醫生們,平常大家一起聊聊天,說說話,互相也沒那么無聊了。

我要做的,就是每天重復的躺著,什么也不干,吃飯喝水,偶爾有人來給我打一些葡萄糖,說白了,就是假裝我還在輸液治療。

后來我突然好奇,我到底是以什么理由住進來的,就趁著師父沒注意,找到了自己的病例。

結果不看還好,這么一看,把我自己都差點氣的喘不上氣來。

肛腸科……

我把病例捏成了一團,要是可以大逆不道的話,真的想狠狠教訓師父一頓了。

結果當天夜里,師父似乎是有了預感,說有事就先行離開,只留下了小白守護著我。

我依然一如既往的看著電視,躺在床頭摟著小白,有那么一瞬間,我感覺人生真正幸福的地方,也不過于此了吧?

可好事情沒有持續多久,很快,師父就回來叫我起床,換好了衣服,拉著我們一起走到了過道去。

夜間的意愿并沒有那么寧靜,護士們都是二十四小時值班的,所以在走道上,也有幾個病人來回走動,護士們都在護士站,靜靜的守著這一份溫馨。

“現在沒必要告訴別人我們的來歷,最主要的,是弄清楚一件事。”師父擺擺手,示意我們分頭行動,我和小白一起,他則是自己一路。

很快,我和小白一道順著護士站往右直走,連續的路過幾個科室,人也越來越少,甚至到了最后的拐角處,過道燈都懶得打開了。

“輸血,急救……這后邊都是放醫療檔案的,所以晚上沒什么人過來,就很冷清。”小白琢磨了一番。

“就算冷清,也得去看看吧,可我們到底要看什么?”我實在是弄不明白,師父只說讓我們多注意,多走動,然后看看能不能發現什么特殊情況。

偏偏他就是不愿意告訴我們,他所謂的特殊情況又是指什么。

“如果真的有事,我們遇到的一瞬間,就會反應過來吧?”小白低語著。

在她說完這話之后,我們身后的過道燈,啪嗒一聲,就自動熄滅了。

眼前,一片漆黑,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,我卻感覺到身邊傳來輕微的呼吸聲。

這是屬于誰的?

絕對不是我自己,難道是小白嗎?

小白現在暫時有了人的身軀,可是,這呼吸聲很沉重,我和小白每天都睡在一起,對她狠了解,所以絕對不會是他的。

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 我們身邊,明明沒有其他人才對……

在我后背不斷冒出冷汗,額頭一陣發麻的同時,小白卻打開了手電筒,照亮周圍。

我們四周,空無一物,而我剛才注意到的呼吸聲也自然消失了。

“真是古怪的地方,是燈泡壞了嗎?”小白抬頭看向大燈。

但燈明顯還是完好無損的。

小白想了想,走過去重新按下按鈕,燈光也如約亮了起來。

“是有人關掉了開關。”小白恍然大悟。

“但我們身邊沒有其他人,又會有誰去關掉開關?”我捉摸不透,開關這種東西,又不是電閘,一般來說,是不會自己跳下去的。

“多注意一點吧,雖然不知道這里有什么事,但我感覺并不安全。”小白繃緊了臉色,牢牢抱住我的胳膊不煩。

不知道為何,當小白抱住我的時候,我糾緊著的心里,卻忽然輕松了幾分,也覺得沒那么大的壓力了。

看樣子,小白對于我而言,已經在無形之中,成為了一種安慰的良藥,更是能夠讓我鎮靜的人啊。

她對我來說,早就足夠重要了,不僅僅是之前有名無實的夫妻,更是……深情款款的戀人。

  • 舉報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舉報不良信息X
舉報類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廣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動
  • 惡意造謠
  • 其他內容
補充說明: